雪落太行

吹叶吸修。
已经成瘾,无药可救。

佰草君: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歌叶叶叶:

给@水無涼奈太太【圈不上……】的头像

性转的修修女神~





是的,我又臭不要脸的,这么快的回来了【掩面】


歌叶叶叶:

情报偷跑XD
为 @糖果色袜子 太太的《在Alpha叶修重生为Omega之后》绘制的赠品明信片
征求了太太的同意,提前放出为B萌叶神投票应援
请不要大意的为叶神投出“普通票”!
“真爱票”留至最需要时,即决赛使用!
非常感谢。

歌叶叶叶:

修修这里太可爱了!!!!!


叶神嫌弃重金属鼠标太重,用着累,青睐轻风第七代这种小巧精致轻活灵便的鼠标什么的!!!

各种向老板娘安利重金属企图把轻风七代换过来什么的!!

太!!可!!!爱!!!了!!!!!

怎么能这么可爱!!


印象中都没有太太写过或画过这个梗,躺床上半天终于是忍不住爬起来摸了个超长时间的鱼【泪】


点❤我❤看❤国❤家❤队❤领❤队❤和❤队❤成❤员❤多❤人❤激❤情❤一❤夜

李清秋:

   标题有病系列


  突如其来的脑洞 @未妨惆怅 


  


  


  叶修房间的空调坏了。


  在炎炎夏日里,这真是一件闻者落泪听者伤心的事情。


  被热醒的叶修绝望地躺在床上,像一条汗蒸的垂死的在案板上喘气的咸鱼。


  他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个令人苦痛挣扎的地方。


  


  


  叶修匍匐着,用两只脚勾住被子,用胸脯一起一伏地支撑着整个身子向前蠕动,在地板上磨蹭磨蹭。苟延残喘,垂死挣扎。


  宛若闹市街头身残志坚的流浪汉,扯着残疾或扭曲的半只胳膊步履艰难地在马路上拖行。


  叶修现在只缺一个破烂不堪的小板车载着自己移动,还有一台不断播放着洗脑式的《让世界充满爱》的3D立体环绕音响,为自己渲染一种凄苦孤寂的气氛。


  做自己的野鸡,为自己而加戏。


  


  


  他终于挪动到了黄少天的房间。


  迎面扑来的冷空气挽救了命悬一线的他。


  


  


  “你是个好人吗?”


  被地板上诡异的“哼哧哼哧”的喘气声,和窸窸窣窣的作响吵醒的黄少天,翻身而起,无比痛苦地扒拉开誓死亲密接吻的上下眼皮,万分惊惧地看着地板上的一团不明物体对他的人品产生质疑。


  


   


  “我是。”


  黄少天累了,他很困,他不想说话,他只想睡觉。


  今晚的黄少天,是沉默寡言的黄少天。


   


   


  “好人,我房间空调坏了,介意我在你房间睡一晚吗?”


  叶修没脸没皮地问道。


  “不介意,不介意,你睡地板,我睡床铺,不要太客气的。”


  黄少天用被子蒙住了脸。


  我想睡觉,我真想睡觉。


  


  


  叶修顿时感动的潸然泪下。


  他现在脑子里有几万字的赞美词,来歌颂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好人黄少天。


  然而好人黄少天却已经陷入了无边的死寂,抱着棉被,睡得很安详。


  叶修也渐渐睡去。


  


  


  于是一个小时过后,场面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这两个人睡着之后,都有一百种变幻莫测的体位。


  叶修先是在地板上无声的对着空气使用了落花掌攻击,一记鹰踏过后,整个人都倒旋了三百六十五度,从三点站位变成了五点站位。


  黄少天也不甘示弱,神志不清的状态让他的攻击有了大大的加成。一个飞龙在天过后,飞龙没有在天,他的棉被却经历了上天入地的过程。


  最后在三段斩伏龙翔天龙牙天击迎风一刀斩等技能过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使用了强龙压技能。


    


  


  咚的一声清脆响亮动听悦耳,黄少天四仰八叉地砸在叶修的怀里,叶修被惊醒后一个鲤鱼打挺之后蛟龙出海,让黄少天往前方滚了十米远最后荒当一声撞上了墙。


  被惊醒的两人面面相觑,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多么精彩的战役。


  


  


  黄少天一拍脑袋,电光石火之间,他悟了。


  “这样吧叶修既然我们会互相撞到一起去那么你睡在床右边地板的左边也就是我的右边我睡在床上的右边也就是你的左边要滚的时候我就往右滚你就往左滚这样我们两情相悦互不相欠老死不相往来就不会撞到啦!”


  机智如黄少天,那个晚上,他们翻云覆雨,颠沛流离。


  凌乱的房间宛如一个大型的车祸现场。


  两人身上的淤青,仿佛在讲述一个哀哀切切的,令人为之动容的,潸然泪下的,凄凄惨惨戚戚的故事。


  


  


    


    


  “真是闻者落泪听着伤心。”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听黄少天泪流满面地讲述了这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做出了点评。


  “要不叶领队明天到我这里来睡吧。我这里床够大,不用睡地板。”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已经亲手打开了黑暗世界的大门。


  


  


  当他在漆黑的房间里,被叶修第二十次用落花掌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爱的烙印,他的理智,他的温柔,就已经荡然无存。


  啊,这一巴掌是鼓励,是支持,是历练,是磨难,是领队的关爱。


  喻文州的满脑子都是“操你妈”,他从不爆粗口,有什么事情顶多一笑了之,但是今天他才知道,把这三个字大声地说出来,是多么的酣畅淋漓。


  于是这三个不雅的字眼,在文质彬彬谦逊有礼的喻文州的加工过滤下,硬生生变成了“亲爱的叶领队,请允许我问候一下您的母亲”。


  


   


   


   


  他拽着叶修和他的被子,敲响了王杰希的房门。


  “王队,你是一个好人吗?”


  他收拾好一脸的“你麻痹”,整理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嘴角的弧度危险而诡秘。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迷人微笑哦。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笑容和身旁的一坨不明物体。


  大小不一的眼睛瞬间洞悉了一切。


  


  


  “不,我不是。”


  他反应过来就要飞快地转头,企图关上房门和这个危险而充满恶意的世界隔绝开来。


  “那你就要学着做一个好人。”


  然而喻文州不依不饶地扯着他的睡衣。


  


   


  “我不想学习如何做一个好人。”


  “我们要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这种事情有喻队就够了。”


  “我们需要王队的关爱与支持。”


  “......”


  


  


   


  


  王杰希很绝望,大小不一的眼睛流下了宽度不等的眼泪。眼里万千的星辰变得黯淡失色,淹死在他绝望的泪水里。


  我不是魔术师,我真的不是魔术师,要是的话,我也是假的,叶修才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在失去了意识后,究竟能有多少种吊诡的体位。


  今天他算是开了他的大小眼界了。


  由于魔术师的体位太过于吊诡,导致屡次与床铺发生脱节。


  叶修几欲要滚下床来。


  眼看着他命悬一线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地挂在床沿,王杰希立刻裹上棉被,像一条以某种不知名奇怪方式运行的残疾蛆虫,蠕动且翻滚到了床边,托举住叶修。


  这个动作,他一个晚上重复了三十次。


  


   


  继黄少天后的又一感动中国人物,王杰希。


  他,身残志坚,他笑对人生,他,不屈且顽强。


  他用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只身一人撑起半边天。


  要肩负起国家队的未来啊。


  


  


  王杰希失去了梦想。


  第二天所有人惊奇地发现,他的眼睛变得一样大了。


  “王队,昨晚怎么了?”


  喻文州微笑着问道,看起来温和且善解人意。


  “没睡好而已,眼睛有点肿。”


  他揉了揉发涨的双眼。


  喻文州,谢谢您的关心。我谢谢您全家,谢谢您的祖宗十八代。


  请允许我给予他们爱的关照,并且问候一下您的母亲。


   


   


   


    


  “周队想必是个好人吧?”


  晚上,一脸懵逼地打开门,穿着企鹅连体睡衣的周泽楷,望着王杰希深邃而不怀好意的大小眼就知道,该来的,肯定逃不掉。


  “我不是人。”他言简意赅地回答。


  我不是人,我是一只企鹅。


  “那我今天就教你怎么做人。”


  


   


  来自南极的企鹅周泽楷在一夜之间学会了做人。


  我不是人,我是一只企鹅。我来自南极,我想念我的家人,而不是和一个陆地上的男人同床共枕,更不想学什么做人。你考虑过这些吗?没有,你只考虑你自己。


  南极的企鹅深深地明白了这个比南极还冰冷的世界,没有一丝温存。


  周泽楷不想说话。


  周泽楷一言不发。


  周泽楷选择沉默。 


  周泽楷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念与希望。


  有些企鹅决定走上犯罪道路。


   


  


  


   


  第四个晚上。


  张佳乐决定和周泽楷一同走上犯罪道路。


  炸药专家毅然决然地拿起了自己潜心研究多年的炸药包,打算让这个国家队满地开花,炸成天花乱坠花枝乱颤百花缭乱五彩缤纷霹雳烟花爆炸窜天猴,炸成一朵天边绚丽红云霞。


  


   


  方锐阻止张佳乐走上犯罪道路。


  他同情地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使张佳乐拆着炸药的手一顿一顿的颤抖。


  “乐乐,笑着活下去,每天都是新打击。”


   


   


   


   


  “打过酒店的服务电话了吗?叫他们给我们修个空调。”喻文州投以关怀的目光。


  “打过了。”


  “怎么说?”


  “我就听懂了一句——‘Hi,what can I do for you?’”


    


     


  I want to bong sha ka la ka myself.


  Now.


  At once.


    


  


   


   


    导致整个队伍陷入绝望的罪魁祸首一脸愧疚地坐在电脑前吞云吐雾:“要不我还是睡沙发吧。”


  “沙发太硬了,对腰骨不好。”苏沐橙真诚地说。


  “好的苏妹子,那么今晚,叶领队属于你。”


  张佳乐已经夺过了叶修的打火机,视死如归,神情宛如堵枪眼的黄继光,炸碉堡的董存瑞。


  “我是女孩子。”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一脸人畜无害,“张佳乐,你要慈悲为本,常乐为宗,施舍惟机,低举成敬。”


  “我不信佛。”


   


   


  “话说叶修以前睡觉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吧?不会是到了国外没有习惯?”没有受到残害的方锐精神抖擞地提出了质疑。


  “你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和叶修睡过?”


  楚云秀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终于从偶像剧里的帅气小哥哥的左拥右抱里挣扎出来,万分惊惧。


  事情似乎朝着有些不对而又合情合理仿佛很他妈正确没有毛病的方向发展。


  


   


  方锐:我不是,我没有。


  他那个怂样,顶多被我睡。


  


   


    


  


  然而到了晚上张新杰穿着睡衣,纽扣规规矩矩从下摆扣到领子安然躺在叶修的旁边是时,所有人终于没办法再腹诽什么了,并且开始深深地为叶修的生命安全感到担忧,同时还带着不通情理落井下石的嘲笑。


  你那么牛逼,有种你半夜去搞醒张新杰啊。


    


  


  张新杰拿出了一条麻绳,在床铺的中间狠狠划了一条线:“今晚你睡这边,我睡那边。”


  这不仅是一条三八线,这是一条生命线。


  只要叶修超过了这条线,他马上就会明白一个暴力输出的奶妈真正的模样。


  


  


  当叶修再一次地一个龙抬头对张新杰突然关心,张新杰最终还是失去了梦想。


  他想到了苏沐橙白天说过的慈悲为本常乐为宗施舍惟机低举成敬。


  张新杰拿出了手机,放起了大悲咒。


  顿时漆黑的房间里充满了阵阵慈悲为怀同感其苦普度众生的诡异气氛。


  


   


  张新杰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盘腿席地而坐,在心中默念:


   


  愿一切众生具足乐及乐因;


  


  愿一切众生永离苦及苦因;


  


  愿一切众生不离无苦之乐;


  


  愿一切众生远离爱憎住平等舍。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张佳乐先生说,整整两个小时,隔壁房间都一直萦绕着一股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义的气氛,余音绕梁久久不散,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其之哀哀切切令人触目伤怀,治愈了人的心灵,能让喧嚣的心儿平静下来。


    


  


  终于张新杰还是释放了他内心的野兽,拿起了那条麻绳翻过身来趴在叶修的面前。


  张新杰发誓,他真的没有想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两个小时的大悲咒还是对他有一定的治愈效果的。


  他只是想拿起那条麻绳捆住叶修狂放不羁的双手。


  谁知道他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叶修万分惊惧地抬起头,就看见了张新杰的大脸,和那条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麻绳。


  凄惨的白月光从窗帘缝隙中挤出来投射在张新杰的脸上,让他更像一个月夜之下的杀人狂魔。


  偏偏身后的那阵音乐还在徐徐得回荡,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一个杀人时还要听大悲咒的变态杀人狂。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唵,萨皤啰罚曳,数怛那怛写,南无、悉吉栗埵、伊蒙阿唎耶,婆卢吉帝、室佛啰楞驮婆,南无、那啰谨墀,醯利摩诃、皤哆沙咩,萨婆阿他、豆输朋,阿逝孕,萨婆萨哆、那摩婆萨哆,那摩婆伽......” 


  


  


   


  


  张新杰:我不是,我没有。


  求求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喻叶】烟火满京华

节操和下限: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补档3.0.2




龙神喻文州X斗神叶修




私设多如狗_(:з」∠)_
 

 
#叶神苏破天际#
 
 
之前有两位菇凉点的叶神单箭头喻队【手机艾特不了就不艾特了……】,但放心我是坚定的HE党



 
BGM:《长歌送魂》 河图
可配合食用~
 
 

祝愉快~






【喻叶】烟火满京华



 
 
0.1
 
 

最近南海龙宫出了件喜事,南海龙王喜得麟儿,大宴天下,就连住在九天之外的仙山上的“斗神”叶修也得了邀请。
 

 
宽袍广袖的仙人眉目清雅,垂首看着坐下的小童,清朗的声嗓带着说不出的慵懒意味。
“贺礼可准备好了?”得到肯定的回答,叶修抬手,宽大的袖袍无风自动:“那便走吧。”
 
 

不过瞬息之间便已置身于精心布置的龙宫之内。然而料想中喜气洋洋、推杯换盏的场面却没有出现,龙宫里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大喜的样子。
叶修迈步走进正殿里,老龙王半倚在宝座之上,愁眉不展,就连看到了平日里连面都见不到的仙人大驾光临,也只是只是勉强笑了一瞬。
 
 

叶修也不在意,在龙王下首坐了。
原来这般情景竟也是由了那小小龙儿而来。
南海龙王老来得子,正是天大的喜事,谁知那龙儿却是胎里有不足的。
龙族天生便法力高强,可那龙儿,却是个不能化形的。
也不怪老龙王这般愁眉苦脸,龙族一向生育能力低下,下一次得子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龙王尽管宽心,可否将令郎唤出?”龙王自然不会推拒,不多时,侍女托了个内蕴极强灵力的宝盒出来。
叶修将盒子打开,正中沉睡着的正是一条蓝色的小龙,浑身都漫溢着淡淡的水色光芒。随着叶修的碰触,小龙缓缓睁开了眼睛,淡蓝色的瞳孔波光闪耀,湿漉漉地如同温养的水晶。
 

 
一身白衣的仙人笑了笑,纤长如玉的手指点在小龙头顶,声音里笑意盈盈:“既有机缘,便助你一臂之力吧。”
 


 
0.2
 
 


再相见,已是千年之后的瑶池大宴上。
 
 


当初连化形都不能的小龙如今已成了个长身玉立的青年了。
眼角眉梢都带着谦谦君子的气息,月白衣衫拢出修长身形,一柄折扇风流不尽,端的是一副好模样。
即使站在一众仙人之中,也免不了被人称赞一句芝兰玉树、龙章凤资了。
 
 



依旧是一身素简白衣,颇有些清冷的仙人遥遥举杯,微微笑了,低声道:“恭喜。”随后便一饮而尽。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虽不解其意却仍然带着笑意微微颔首。


 
他素来是听闻过“斗神”之名的,一杆却邪横扫八方,踏平万千异象。
只是不知,如何却与自己有了交集?
 
 


如今已是天之骄子的喻文州,从无人提起那不能化形的历史,即使得了仙人相助,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自然不知,那上座的仙人,为何独独待他多一分亲近。




 
0.3
 



 
从来无巧不成书。
外出历练的小龙即使在年轻一辈里已是佼佼者,遇上格外凶狠残暴的魔界之王却仍是有些力不从心。
 


 
斗神带着却邪从天而降,将那魔王杀得落荒而逃。
小龙因此捡回一条命来,后又被多番指点,两人又颇投缘,不过数年,竟成挚友。
 


 
喻文州时常到叶修所居的落云峰上小住。
天外仙山灵气充裕,对修炼大有裨益。
声名在外的仙人素来俭朴,所居之处不过竹屋两间,小童一个,却是格外合了喻文州的心意。
偶尔两人竹下对坐,同饮一壶清茗,论道几许,也当真是快意人生。
 
 


然而一向出尘的仙人,凝视着那檐下修长身影的目光,却是从无人知晓。
 


 
0.4
 


 
仙家无岁月,转眼已是千年。
 
 


昔日的斗神早已光芒不再,被爆出与魔界勾结祸害苍生的叶修遭受数界的共同追捕。
纵是斗神,也抵不过那天罗地网。
还未过审,便已被押到了斩仙台之上。
 

 
不过片刻,便要被剥皮抽骨,再不得复生了。
 
 

一身白衣却满身伤痕的仙人被绑在刑台之上,嘴角的笑意却仍然一如既往漫不经心。
一向谨慎周密的喻文州顾不得筹划,仓促之间选了下下策,趁着众仙不备,动用各种法宝劫了叶修便要遁走。
 
 

然而仙家人多势众,喻文州一个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叶修靠在喻文州怀里,低低咳了几声,艳色的血溢出唇角,映着有些苍白的肤色格外触目惊心。
 


 
白衣的仙人早已被夺了却邪,失了法力,此刻看着青年神情专注,拼尽全力抵挡外围的攻击,即使遍体鳞伤,却仍觉得欣喜不已。
就这样静静倚靠了半刻,叶修抬手,直接握住了喻文州施法的权杖。
喻文州很是疑惑,叶修却扬了扬带血的唇角:“没用的,文州。”
 
 

青年的神情焦急不已:“不!明明不是你……”喻文州未完的话被叶修的动作打断,仙人凉薄的唇在他唇上一触即分:“我已万分欢喜了。”
 


 
喻文州心下大震,手一松叶修便靠不住地滑落到了地上。还未收回法力的权杖从那人细嫩的掌心猛地抽出,带出连串飞扬的血花。
叶修努力撑着身体,方一抬手,便看着青年皱着眉有些戒备地连退了几步。
 

 
收回手,看着自己掌心被喻文州本命法器所划出的伤口,叶修深深地看了喻文州一眼,看见的却是青年眼中显而易见的疏离。
笑了笑,强压住心口的疼痛维持着唇角的弧度,叶修的声音一如当日懒散:“罢了,是我自己种不了善因,方才得了恶果。”
 

 
说罢,用尽仅剩的力气,飞身而起,毫不犹豫地投入了斩仙台之下的炼魂炉中。
炉中冲天巨火瞬间便将叶修吞没,只留下飞扬的白色衣袂的一瞬残影。
 
 


从此世间如何惊才绝艳,再无斗神。
 


 
0.5
 
 

“不!!”被锁仙链困住的小童在不远处徒然跪倒,声泪俱下,每一声都像利刃割在喻文州心里。
 
 

“喻文州!只因他喜欢你,便要得了你这种对待,合该去死吗?!”
“该死的,明明是你!”
 

 
昔日斗神何等荣耀,威震四方。
那日却被轻易围困,实在于理不合。
 


 
“你当初便是连化形都不能,却是他用了自己心头血,生生将自己根骨拨出,覆了一半与你!”
“喻文州,你何德何能,得了他这般心意?!!”
 
 

声声滴泪,字字泣血。
 


 
喻文州突然想起那年盛世,他与那人携手同游。
那时繁花似锦,那人一身白衣,偏偏让那天下都失了颜色。
 
 

他猛然上前几步,伸手往那炼魂炉内探,却只感觉到烈火灼心之痛。
 
 


任你何等神通,入这炼魂炉,便魂飞魄散,再无重生之可能。
 


 
0.6
 


 
“小辈喻文州,但求老祖教诲。”
 


 
鹤发童颜的老者端坐于高台之上,俯视着堂下所跪之人,眼神中尽是悲悯。
 
 


“文州,你可想好了?此乃逆天之举,你注定要受千番魔障,万重业火,乃至神魂俱消,不得善终。”
 
 


青年神色坚定,俯身再拜:“弟子,绝不后悔。”
 
 


“都是孽缘啊……”
 


 
万蚁蚀心之痛,寒冰入体之苦。
若不如此,如何对得起你当年分三千业障,却只得个身死道消,神魂俱灭。
 



 
0.7
 
 


远处有人缓缓走来,逆着光看不清长相。
身旁的人打打闹闹,喻文州却一句都听不进耳。
 

 
他看着那人越来越清晰的眉目,轻轻扬起了唇角,低声道:“叶修。”
 
 


0.8
 
 


黑袍之下,蜿蜒符上朱砂。
断发作笔心头刺血来描画。
 
 

曾有多少春风画卷,留住盛世花。
记得年年今日,烟火满京华。
 
 

千人万人千里万里,送我指尖沙。
二十八年梦里,水月与镜花。*
 
 


=完=
 
 


注:“*”节选自《长歌送魂》歌词

睡着了:

哈哈哈我笑死了。


说一下前情提要,先前我想到认为萌王燃王按男女分太死板,谁说男孩子就不能萌了,女孩子就不能燃了……比如唐柔,显然燃王才是她的目标啊【


然后刚才突然看到:



(嗯?这张图有点熟悉,这操作的是不是叶修啊……啊,好像是的)


再看第一天的



我……




为什么萌组两个都是你啊!




想到明天……太可惜了,动画里没有叶修上沐橙号的剧情啊【

宝批龙:

蓝河 : 背诵默写以上三条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叶修生而为王――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
不愧是联盟首席最佳搭档,共同登顶王座!
我叶rnb,叶粉rnb!!!